茶不说

兴趣使然

最近拍的天空
iphone6ps VSCO

11 62

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这是一条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后不会产出墨香铜臭/《天官赐福》相关了。这条声明往前的产出我也不再管理。不会退LFT。

本来想把所有的文都删掉的,但考虑到昔日大家的喜欢以及不断有姑娘在重温旧文,而且我也付出过大半年的心血,所以就留着吧。没有转黑,但是也不想再沾相关的了;文档里一些风情稿本来想最后发出来堆一次的,想想还是算了。

在这里遇到了很多可爱的人、收获了许多爱和鼓励,真的非常感谢。除此之外,任何问题我都不予置评。

祝大家万事顺意!
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32 35

过度玩梗是一个同人创作者(甚至原创者)无能的最直接表现。非但不会让人觉得有趣,反而还等同于站起来对着所有的读者和路人宣布:在我贫瘠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之下,真正精彩的剧情和台词是不会出现的。

5 167

【风情】经年客

前几天的七夕活动文,今天解禁了就发上来~是临时凑数的我流爽文请谨慎阅读(。


<01>


白玉盏子的底面用彩漆绕出两尾锦鲤来,细细小小的,浸在清茶的温润气息里。一旁炉子上的火苗鼓了鼓,坐在桌边的神官便抬起手来,以法力将火压熄下去。


滚烫透绿的茶水浇进盏,那锦鲤便活了似的跟着漾起来。风信拿茶刀将浮沫撇了撇,又按着盏子施法将它凉下来些许,这才朝着对面的人递过去,道:“这回的茶尖儿甜得很——怎样,能补吗?”


慕情手里捧着一件襟口裂开的里衣,皱着眉坐在另一边,闻言便稍稍伸长了脖子,手也不伸地就着风信的手抿了两口茶,半晌才道:“……比上次那个荷叶的好喝。——不,你干什么总...

风情写手内销图

11 53

一个PWP脑洞,有个Alpha孤儿,15岁那年被一个年轻的Beta收养了。
养父B是个总裁,B中精英的那种,除了信息素之外全身上下都自带Alpha气场,简直是Beta界大众情人标配。一般来说这种就都是妥妥的AB养成了,主角A也不例外,就,很想日养父B(这个B没有两个意思)。
于是主角A就跟养父滚到床上了。A心里特别美滋滋,我简直是年下小狼狗本狗辽,一定能让他爽到叫爸爸。
然后他就被养父搞了。
Alpha有泪不轻弹,但主角A还是哭得像个撕心裂肺被日到叫爸爸的Omega,为什么,爸爸,我是Alpha啊!!!
养父B一顶胯: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。👌🏻

你就是温柔本身。你是康斯坦察黄昏时掩在秋叶背后的薄阳,是深夜荒村上空悬而未落的星云,是山川湖海、昼夜与爱,是世间一切美好形容词的具象化表达,是上帝当初伫于天地间,眉头舒展,对着亚当吹下的那一口气。

128

想写一个讨厌Omega的Alpha总裁,从小就对AAOO的不感兴趣,一看那些傻白甜娇花O就烦。长大了之后遇到一个性冷淡Beta,工作狂,情商高,眼里也没有AAOO,成为了总裁A的副手。
总裁A美滋滋:我俩🔒了。
副手B不动声色,继续工作干活。不到一年时间副手业绩就猛追上来几乎超过了全公司,总裁A一看不对啊,这人设,这光环,难道在这个世界Beta才是主角吗。
总裁A冥思苦想整整一夜都没得出结论,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去上班,结果听说副手跳槽了,要自己开公司了。
总裁A:敲里🐎。
又过了半年,隔壁B公司眼看就要压过总裁A的公司了,总裁A勃然大怒,暗中把副手B约出来:出来挨打!!你什么意思?哎我说你,做事不地道...

别爱我,没结果

9 47

很少脑现代pa,今天跟一个朋友聊起风情,突然觉得几千年过去了信哥依旧会是那种正直的好男人呢(
就,有一天两个人突然来了性致,下凡去情侣酒店。
情妹一边脱衣服一边:“风信,你……去放个音乐(助助兴)。”
信哥:“哦。”
正义的南阳真君摆弄了半天音响,选择了激动人心的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。

花儿想

6 126

镜与魂

今年上海市作文主题:被需要。
昨天看到之后脑补了一下,感觉很有意思很来电,擦着它的边码了个一小时短篇。关于自我欺骗,以及永远得不到的救赎与关怀。
结局有反转,如果读的话希望可以耐心读完。

<01>

钉着厚重木板的老旧窗框在震动。呛鼻的灰尘簌簌抖落,有人在外面大声拍门,继而发展为暴力踢踹。手电筒的光透过门缝在外面晃来晃去,陌生男人的交谈和咕哝声模模糊糊地穿墙而过,击打在她敏感脆弱的耳膜上。

她猛地惊跳起来。听声音来的不止一个,这个认知使得恐惧和绝望在一瞬间紧紧地勒住了她的脖颈,令她连滚带爬地向着潮湿的角落缩去,本能地尽量让自己身上的破布与发霉的灰墙融为一体。这个真的太难了,她咬住拳头,又开始神...

有关君吾的那场巨变应当会被文官记载在卷轴里,拿朱笔一类的标出来,算是天庭史上翻江倒海且猝不及防一次大事记。相熟的面孔少了许多,仙京崩塌那夜我和慕情短暂地放下成见歇在一处,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疲惫与无所适从。
这是我们第一次坐在一起却没有吵架。
血雨探花不知带殿下去了什么地方。直到后半夜我才慢慢睡过去,翻身的时候却又能听到慕情近在咫尺的、不甚平稳的呼吸声。
他皱着眉头。打皇极观起他就是这样,那时候我们俩一屋睡着,我便常常怀疑这人是不是在整日整夜地做着噩梦,总在想他应该会梦见什么可怖的然后哭醒过来,这样我就可以嘲笑他了。不过可惜的是他从未因为这个哭过。
我躺在他旁边,听着那熟悉的呼吸声,漫无目的...

挂人 可以的话也可以k一k
起因:要出本,找了一位太太约封面设计,她提供了我一张表格,里面明码标价。我选择了加急,她说纯设加急200块(很便宜。我没有讲价或者提出特殊要求过)我们定好十号交,我觉得ok。
不会说话,请看图吧。
lof:蹄踢蹄踢子
微博:翻了面的脆皮蹄

下面有请南阳将军为大家唱一首《兰花草》

我从仙乐来 带着情妹妹
放在我殿中 希望讨他好
一日讨三回 讨得他直跑
情妹却依然 亲也无一个
转眼殿下到 带着花鬼王
朝朝颠鸾兮 夜夜倒凤长
我盼情妹床 想将宿愿偿
然而他一脚 赠我白眼郎

【风情】灯下长

风情少年组在皇极观的无脑小故事!写了心心念念的逛花灯~
【注:因为没有合适的,所以除了<01>中节选的一部分《卜算子·我住长江头》外,本文所涉诗句全都是我瞎编的不要介意=w=(你】

<01>
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
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妙龄歌女坐在圆凳上,窈窕的身形在屏风后面和着烛光颤颤摆摆,歌声缱绻缠绵,一串琴音流水似的淌出来。
慕情从未料到自己竟还能梦得见这烟花之地。意识到此间何处的一瞬间,他先是被烫着了似的自柔软的床榻上猛地弹起身,紧接着才感到四周五感皆朦朦胧胧不甚清明,器物摆设似乎也多在转眼间便扭曲缥缈了,这才小心翼翼地稍稍大了胆子,向前迈去了一步...

我姥姥可能是不会备注吧 我微信昵称是什么 她就会管我叫什么 如果很长就取后面的字
之前我昵称是渡苦 茶野 风情 之类的
“风情 你吃晚饭了吗?”
我都可以忍受。
后来我的名字是 我是一个好人
“好人 下午好 你好吗?”
“好人 我已抵达三峡。”
有时候她还发个朋友圈 配图是风信慕情啥啥啥
“这是好人写的好文/赞”
直到现在我的昵称是 好的鸡一天只孵九个蛋
“蛋 你好吗?”

9 173
 
1 / 5

© 茶不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